欢迎进入广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官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8-668-998
手机: 13976785548
邮箱: 329465598@qq.com
地址: 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奥运后外教大撤退 金昶伯待岗希望申请中国绿卡

鲍埃尔最早再上岗 北京奥运会已结束近3个月,到目前,在38名外籍教练(主教练和体能教练)中,有多少愿意

鲍埃尔最早再上岗 北京奥运会已结束近3个月,到目前,在38名外籍教练(主教练和体能教练)中,有多少愿意继续留在中国呢?需要指出的是,与北京奥运会前中国体育对于外教的高需......
咨询热线:4008-668-998
产品介绍

  鲍埃尔最早再上岗

  北京奥运会已结束近3个月,到目前,在38名外籍教练(主教练和体能教练)中,有多少愿意继续留在中国呢?需要指出的是,与北京奥运会前中国体育对于外教的高需求相比,奥运会后各项目中心领导以及原先的赞助计划都有变化。尤其是明年还有全运会,各项目对于外教的需求不再像过去那么强烈。

  当然,法国人鲍埃尔是个例外。北京奥运会上,仲满在佩剑项目的意外夺冠让中国剑客在继栾菊杰后第2次站在了奥运会击剑冠军领奖台上,而这一切的实现自然离不开鲍埃尔的指导。最终一金一银的成绩也让鲍埃尔被国家体育总局评为“最佳教练”。对于中国击剑队而言,鲍埃尔的到来带给队伍最大的变化,除了更为先进的击剑理念和训练方式外,还有“快乐击剑”的态度。现在,不仅仲满获得了金牌,中国击剑队在男子佩剑团体、女子佩剑个人和团体项目上都有了冲击世界冠军的可能。从进一步提高中国佩剑水平的需要着想,国家自剑中心很希望能挽留鲍埃尔继续执教。

  在北京奥运会中的成功让鲍埃尔也对中国击剑有了更足的信心。自剑中心与鲍埃尔双方一个有情一个有意,还在10月份时,鲍埃尔就结束了休假重新回到中国。11月3日,中国击剑队佩剑项目选手在奥运后重新集中,鲍埃尔再次开始了他的中国执教生涯,也成为了奥运会时众多外教中第一个在中国再上岗的外教。日前,仲满在参加一个活动时也透露,鲍埃尔与中国击剑队的续约已经确定。有意思的是,记者在向中国击剑队求证双方的续签合同是否已经签订时,无论是击剑队领队王健还是中国击剑协会的工作人员都否认了这一说法,“鲍埃尔现在只是履行原来的合同,我们还没有听说续约的事情。”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作为一个重要指标的奥运会任务,鲍埃尔已经圆满完成,而且之前曾有媒体传出的“鲍埃尔身价将上涨”的说法,记者在中国击剑协会这里并没有得到确认,鲍埃尔与中国击剑队的续约是迟早的事。

  尤纳斯井村走得最坚决

  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军团的外教们中,有一些人压根儿就没想着继续留在中国。尤纳斯、马赫、井村雅代,这三位可谓是众多外籍教练中的大腕级人物,三人在奥运会后便迅速离开,可谓是走得最坚决的外教。“欧洲凯撒”,这是尤纳斯来中国之前就已经拥有的名号,而这位立陶宛老头雅典奥运会“转正”后,用他特有的方式来影响着中国篮球,尽管也爆出“炮轰篮协”的风波,但丝毫不影响他改变中国篮球的计划。北京奥运会上,他虽然没能带领中国男篮刷新历史最好成绩,但在其执教三年中带给了中国男篮先进实用的战术理念和顽强不屈的意志品质。正如王治郅所说,调教sm美少女,“尤纳斯最重要的就是给中国男篮带来了防守,改进之下中国男篮已经可以向世界强队叫板。”而在澳大利亚金牌教练马赫的调教下,中国女篮脱胎换骨般时隔16年再次闯进奥运会四强。无论是尤纳斯还是马赫,与中国篮协的协议就是北京奥运会结束,不管篮协挽留不挽留,两人的去意在当初签合作协议就已经是非常明确的,北京奥运会的结束之时也是他们选择离开的时间。

  “花游教母”,这是井村雅代的一个显赫称谓。与中国花样游泳队合作同样也是以北京奥运会结束而结束。尽管井村雅代来中国的时间并不长,但她离开得却同样坚决。在北京奥运会上,井村雅代带领中国花游队取得历史性的突破,收获了一枚集体项目的铜牌,可谓功成名就。

  应该说,能有这样一位外教是中国花样游泳队的幸运,不过此前有媒体爆出,井村婉言谢绝了游泳中心提出的继续执教中国花游的新合同。而游泳中心水球花游部部长俞丽则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表示,“奥运会结束后双方就解除了聘用关系,虽然我们还保持联系,但没有人谈续约,现在领导们还没有定下一个奥运周期是不是聘请外教,如果聘请是不是请她。”

  金昶伯处境最尴尬

  与鲍埃尔的迅速二次上岗相比,率领中国女曲创造出了多次神奇的“魔鬼教练”金昶伯处境却尴尬了许多。北京奥运会上,原本以金牌为目标的金昶伯与中国女曲壮志未酬,最终只获得银牌。尽管这个成绩对于中国女曲而言已经是历史性的突破,但硬指标金牌的落空让这位神奇教练面临被拒绝的可能。

  金昶伯来中国执教的决心比其他洋教练都坚定,他不仅努力学习中国话,而且把家也安在北京,两个孩子也都在中国学校上学。“金老师”,这是金昶伯来到中国后,女曲姑娘们对他的称呼,亲切背后也蕴含着他在训练场上的严厉,“魔鬼教练”是他的另一个称谓。而正是他的严格训练,中国女曲在国际赛场上成了一支让人敬畏的强队,从2000年首次参加奥运会的第5名,到2004年雅典奥运会第4名,再到北京奥运会的银牌,金昶伯带领着中国女曲步步上升。

  但北京奥运会的结束让金昶伯也处于难堪的境地,与中国女曲的协议在10月份结束,也意味着他需要再次上岗,他也表示愿意继续执教中国女曲,但与几年前的续约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的续约不再那么轻松。北京奥运会后,各项目的重点集中在了全运会,同时“明年上半年也没有什么大比赛,而且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领导班子正处于轮岗状态,所以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国家队外教聘用的事情。”中心副主任杜兆在昨天接受采访时无奈地对记者表示,“当然双方还是见了面,不过还没有具体谈续约事宜。”至于什么时候能有正式结果,杜兆才指出“这得听上面指示”。有消息称,让金昶伯难以续约的另一个因素是他的加薪要求,不过杜兆才强调,这是外界无中生有的说法。

  金昶伯的老乡、中国男曲主教练金相烈在任期满后就已回归韩国,而家在北京的金昶伯却只能等待,而且目前据说他在中国的签证也将到期,因此除了希望能继续执教外,金昶伯的另一个愿望就是手曲棒垒管理中心能帮他申请到长期居住中国的绿卡。“他们就不担心我被别的队请去”,老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的领导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